顾卿决 .

我的眼睛很美,因为眼里有你。

[海因]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鲜红色充满整个世界,铁锈的味道混合空气填满鼻腔,血,都是血,像一朵朵妖冶绽放的红玫瑰,浸透顾海的身体,刺痛我的双手。

疼,好疼,心好像要被撕裂了。

紧紧的将顾海圈在怀里 ,看着怀中人的惨白的脸色和身下的鲜红形成鲜明的对比,强忍着泪水破口大骂,“顾海!顾海!你他妈是不是傻?为什么要护着我?有种现在你丫起来啊!你他妈给我起来!你从不会倒下的对不对?你他妈只是想吓吓我对吗?你快给我起来,你他妈现在起来我就告诉你你想听到的…”不是我炸毛你就会来哄我的吗?你听到我说的了吗?

已经忘记背着血人似的顾海跑了多久,身体已经没了直觉,只有意志支撑着我继续向前,救护车上冲下来的医生护士将顾海抬上了车,我也虚脱一般地倒在车门处,面色煞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听着车内医生匆忙的脚步声和频繁挪动器械的声音,身体不受控地发抖抽搐……

  医生闭紧车门冲向了医院方向,只可惜天不尽人意,路段堵车寸步难行,直到那架直升机的出现…

-成长总会有代价,爱免不了有伤疤 。
  说实话 ,
  不在乎是违心话,舍不得也割下 。


  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眼睛下的泪囊早已干涩,没有任何的眼泪可以流出。浑浑噩噩,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医生从手术室走出,庆幸的是抢救及时,顾海,不会死。但我,却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

  “你这个人太危险了,你待在顾海的身边,注定会毁了他。”顾洋盯着我,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显得十分突兀。

  “如果顾海醒了问起我,你就说我死了。”这样顾海他就会忘了我,对吗?



-  你忘了我吧 ,
    就当是从未遇见 ,
    好吗 ?

从未想过,原来我是如此惧怕他的死亡,怕到不惜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去交换他的生命,只要他能活下来。

麻木的走出医院向着我们家的方向,路过菜市场神使鬼差的买了菜。这是我第一次下厨,忙了很久,可惜,菜都凉了,如果顾海看到了,会开心吗?静静凝望了一会儿桌上的饭菜,提着东西转身走出了门,就要永远的离开这里了吧?我们的家…

出了家门漫无目的的走着,有意识时已经到了桥边,看着平静的水面,心中堵塞的话语更是让我倍感折磨,就那一刻,抛下所有,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一遍一遍的嘶吼着…

顾海,我爱你!
顾海,我他妈真的爱上你了!
顾海,我爱你!!!顾海,我爱你!!!顾海,我爱你!!!……

所以才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对吗?我好恨我自己,恨自己的胆小,恨自己的懦弱,是你的出现才使我变得坚强,而现在,我只能用离开你的方式让你好好活着。我告诉顾威霆我要入伍,或许只有我代替你在军中稳固他的根基,他才一定不会让你入伍,你才能够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这算不算是最后我能为你做的?只是你想听到的那句话怕是你永远都听不到了…


- 对不起,我爱你。
    所以请,忘了我吧。

梦醒,粗重的喘气声消逝在黑夜里。依旧是同样的梦,虽然次数渐渐少了,但梦境依旧真实而又清晰,每次从梦中惊醒,都会湿透半边枕巾。摸着当年两个因为撬钢板重新长出的扭曲的指甲盖,轻叹一口气,扯过湿了的枕巾扔至一旁,将脸埋入枕头。鼻尖嗅到的是洗衣粉的香气,还参杂着一丝顾海的味道。五年前从家里离开,什么都没带走,就带走这么一件洗褪色的校服。每天枕在脑袋下边,就好像枕着顾海的胸口,若有若无的心跳声会让人睡得踏实些。
 


-放了吧。
  伤好过不快乐。

你是不是该忘了我,五年了,从进入部队开始就一直麻木的生活,到现在也只能算是好了一些,最开始每天机械式的练习,没有斗志也没有目标,夜不能寐,孤枕难眠,好不容易睡下却总是从噩梦惊醒。

而从前的那段记忆,每每想起,身上的每个神经就会乱盘错节,拧成一股剧痛,扯裂着心。


- 有些事情,扎太深,想要忘记,谈何容易?

  忘不掉,就只能继续受折磨,我白洛因,甘心。







——
   配合许魏洲新歌《忘了我吧》食用效果更佳。

[中裘]血脉相连

#中球邪教裘球视角x微私设#
#夏至涟漪冷清,微风入耳凉意,指尖和煦微光,念想遥遥无尽#
#所幸的是,悲伤背过身去,彼岸有坚毅气息的身影#
#血癌换骨髓梗#

被护士们推上手术台,打开手术灯,我的意识已经沉了半分。

缓缓的…缓缓的,意识空白,自己的整具身躯都在向着大海的深处下沉,无法呼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海面清澈的透射着光,一双手拉住了我下沉的身体,我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隐约觉得这或许是这世上最纯净的人了,是你吗…天使

从黑暗中再次接触到光明,已是我从医院里醒来,手术非常成功,骨髓的匹配程度也非常之高,不禁有些好奇,那个人…到底是怎样的。

从他人口中再次听到你的名字,是在快要出院的时候,我愣住强撑着没有倒在地上,真是…缘分。

中万钧…从今以后我体内流淌着的血液都是你的,你我血脉的交融,就像是造化弄人的命运,无情却又布满惊喜。

我仿佛有些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与你真正的命运相连,现在的裘球不再是那个在感情上卑微不求回报的人了,我是你的家人,血脉相连。

我是…你的人。

拥抱着自己的身体,感受血液在体内的循环,暖暖的,仿佛是满是属于你的生命力。

将我从彼岸带回的是你,赋予我生命的也是你,这是多么伟大的无私。

而你,对我的感情却又吝啬的很,你爱的人我知道,只能做到不去触碰不去打扰,你却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施舍。

中万钧…你让我怎能不放弃你… 

最后一次…让眼泪流干,死在心底。



——
一个小短篇,虐一虐。

【一八】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

-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
-一八虐/副八含私设.

-初遇算子.

犹记初到长沙,历经劫难颇为落魄,走在长沙城一街上,目光所及被一算命摊子吸引,那摊子的主人正端详着自己,面容清秀,五官端正,眼镜之下目若星辰,一开口的嗓音也如温和如清风拂面般令人舒服。

“这位先生,你真是天生的一副好面相啊。非富即贵,人间少有啊。”

那人说罢笑着露了两颗虎牙,好不可爱。虽自小并不信这些怪力乱神而讲求百无禁忌,但也不知怎的竟向那人递去几枚铜钱,随后解释道。

“虽然我不信算命的,但你这样夸我,我也会不好意思。

但他摇头拒绝并未收了那几枚铜钱,只是让自己以后照应着他,那时许是以为只是些玩笑话而并未在意,却不想日后的牵绊会如此之深。



-缘结于此.

“这古墓凶险万分,连我们九门之中人都不敢去,你何必自讨苦吃呢?”
“不经历凶险,又怎能在长沙立足呢?”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这么嚣张,难道你要当九门老大不成吗?”

自相识之后便总是算命的替自己照应一二,事事担心,一日还调笑过那人卦不灵验,那人也不恼,说着没有收报酬的事实。

九门里有个规矩,若是讲九门原主杀死即可夺位,于是后来借算子的本事用五鬼搬运术将那一尊镀金大佛搬至家中,自此名声大噪,又借他之力将原九门之首斩杀,成功夺了这九门之首的位置,也成了这长沙的布防官。



-心意明了.

坐上九门之首的位子不久便有人打起了算子第八门的主意,用的尽是阴狠毒辣手段,甚至勾结日本人绑架算子,得知消息时自己正开着会,心中一揪怒火中烧,二话不说撂下一大帮子人孤身赴会。以一敌百,虽伤的不轻却救回了算子的命。

自那之后再无人觊觎第八门的位子,长沙城相传八爷之位是张大佛爷罩着的。也是因此明白了当日算子为何让自己日后照应一二,这算子,神的很。

看着睡熟那人本就消瘦的面庞毫无血色,身上尽是被欺凌时留下的伤痕,想起自己闯入仓库是那人被吊在房梁之上,浑身衣物被血液浸透,嘴角带血眼角含泪的冲自己那一笑,心中尽生怜惜之意。

一手抚上算子清秀面庞,一手环过算子带入怀中。许是牵扯到那人伤处,一声轻吟绕于耳廓,燥热之火油然而生,大脑不曾反应唇便印上那人柔软,急忙扶人躺好,坐在一旁观人,心下异样满是怦然之感。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算子应是不晓得那日的事,只是无事便相邀前去喝茶或是自己办公时坐在一旁看报,算子笑起来的样子甚是吸引人。自己这份心意却不得表,恐人面子上过不去,也恐他不能接受这份不该有的感情。

压抑着心中对其的占有欲,有意无意的言语挑逗引得人常是红透脸庞。世间最妙之事不过如此,只惜美好之物易于消逝。



-事出有因.

从各处得来消息,那些日本人在长沙地界蠢蠢欲动,为的是那充满神秘之感的矿山。

算子通晓阴阳,自是知道其中的门道,若是他开路便有半成的把握,故而即使他再三推脱也使了些手段定要让他去。

“老八你有才,不必过谦。”
“我会保你安全。”

矿山神秘且凶险万分,吩咐身旁副官誓死守护算子,这副官也是东北张家人,与自己有一丝血缘关系算个堂弟,故而能放在身边委以重用。

中途应二爷之求去往北平新月饭店寻那鹿活草,却不想惹上新月饭店的大小姐,随行一路回长沙便住进了张府。

被这尹小姐一番纠缠有些烦躁,终日忙于工作竟忽视了算子,听身旁副官说算子去张府寻过自己,却不想那尹小姐竟反客为主让算子莫要再踏入张府。心中一紧,这尹小姐背后的势力有所忌惮且又在北平之行帮了不少忙,自己不能忘恩负义也不想她如此伤害算子,只得忍了怒火和她谈谈。

“尹小姐,那算子你得罪不起,我念你予我们有恩故不与你计较,若有二次,尹小姐,那就请回吧。”

那女子虽顽固但毕竟是大家闺秀,该有的眼色倒是有,所以问题不难解决。唤副官去寻算子却得知他并未归家,心中焦急,派了些人手去寻。

等到的是五爷家的仆从,说八爷在府上大醉伶仃,望佛爷送归。吩咐副官备车准备出门之时却被尹小姐拦下,说是有了回北平的打算但有些话希望今晚说罢。左右思量都是先送走此人为上,便同意留下,吩咐了副官前去。

“算子,你且等等我,等我带你回家。”



-离人怎挽.

副官一去便是一夜未归,眉头一皱驾车赶往算子府上。算子的伙计见有人来找连忙拦在身前,佛爷,八爷今日不算卦,请回吧。匿了那人一眼,继续向里走,那人急了,拦着就是不让进,佛爷。您真的不能进去啊!不知为何火上眉烧压低了声音吼道“让开!有什么不能进,再挡道就死!”

这时算子的房门打开,副官身着常服踏出,见是
自己神色一动赶忙敬礼,佛爷…八爷还在睡呢。面色一沉,转身向外走,回府。

“佛爷,我自早先便对八爷有意,还望佛爷成全。”

手握成拳在办公桌面上重重砸下,怒目而视。

“成全?你对他有意我何尝不是。真是养虎为患,我如何都想不到是你。”

对面那人也不恼,弯着眉眼道。

“若不是哥你总将他推给我,又做了那些事伤他的心,他又为何要接受我,你可曾好好想想?你可知昨晚八爷微醺,不小心将你二人过往的事让五九二位爷听了去,五九二位爷便同他打赌,由五爷派人告知若来的是你便不怕万人抵挡也成了这事,若是没来…那便让你二人一刀两断。他赌你会来,原本信誓旦旦,却等到这个结果,或许在你心里尹小姐的家世地位确实要比他重的多?忘了告诉你,这尹小姐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昨日听说有人来府就派人去打听了一番,然后施的什么计,我想你最清楚不过。”

从座椅上起身走至那人对面,掏出腰间的枪抵着那人眉心,额上的青筋尽显,咬着牙低吼道“你找死?”

那人又向前一步额头直抵枪口道:“开枪,若我今日死了,你猜八爷会如何想?佛爷您自私,越是让您得不到的您越是喜欢,八爷就如海底月,你捞一辈子,都捞不起。”

执枪的手轻颤着收回,眼眶微润仰头闭死眼“你走吧,替我照顾好他。”


-海底月捞不起,心上人不可及。

自己到底该如何才能留得住这心上人,也或许,就如那海底月,终究是留不住的…


-戏文

[中裘]裘球球球妹力饼_

#裘球球球妹力饼[1]    —   半私设
#裘球_

第三次将手中的硬币抛向空中,抬手从空中握住,放下摊开在手心[怎么依旧是正面…真的要去啊…]不满的皱眉又无奈的起身走向学校的福利社。

[断肠人伯伯啊~今天依旧是三明治和牛奶哟~]微笑着冲着正在整理店铺的断肠人说道。

[哎哟我说裘球小朋友啊,你这每天早晨都来光顾我这生意我是很高兴的,可是裘球小朋友你这么努力你喜欢的人又没什么反应?你说我这断肠人伯伯一把年纪也都是过来人了,要不要我帮帮你?]断肠人扬着的笑容和蔼却让我内心略有不安,急忙解释道[啊~断肠人伯伯啊~你要真想帮帮我的话就给我点可以整人的东西吧~人家现在很需要啦~]戴着猫耳的双手做祈祷状看着人。

[让断伯伯想想啊…欸对有了]断肠人说着转身走入福利社,不过一会儿便拿出一个黑色盒子装的东西和用黑袋子装三明治牛奶〔为毛都是黑的!〕[断伯伯~那个黑色的是什么东西啊~]好奇宝宝似的看着人手中的东西。

[裘球小朋友别着急,这可是好东西,但你只要把这东西给你想整的吃下你就会知道这东西的好处了]断肠人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又说[钱的话你就给我平常给的,那东西算是实验品我送给你,但你要保证不要给别人说哦]听着人的话点点头,将钱递出[我知道啦断伯伯~那我先走啦!]向人挥挥手快速奔跑到教室,先将三明治和牛奶放在中万钧的桌上,悄悄躲在king的沙发后面,今天我一定要确认中同学有接受我的心意!握紧拳头暗暗观察,果不其然有人影悄悄潜入教室面对着中同学的课桌,我不敢冒然露出脑袋怕被察觉就静静等着。

[果然是傻瓜]一个声音在班里响起,这声音…辜…辜战?为什么不是中万钧?悄悄探出一点小脑袋听着人说的话[那个人什么时候接受过你的早餐,要不是本大爷见不得浪费女孩子的心意才不会帮那个笨蛋解决这种麻烦,每天吃完止戈的早饭还得解决这个太累了太累了]偷听的自己早已瞪大了眼睛发呆,还有这种偷吃别人东西还要找借口的人??气愤的鼓起腮帮子,都怪这个人吃掉了自己送给中同学的早餐,简直不能容忍!迅速起身冲上前想要抢夺人手里的三明治和牛奶,随手讲断伯伯送的试验品丢在了king的沙发上。

[放下我的三明治和牛奶你这个小偷!!!]愤怒的瞪着人伸手去抢三明治却被人躲过,无奈用另一只手抢牛奶也被人轻松躲过,这个人简直是…无可救药!

又试了几次依旧没法拿到任何一样东西,已经快到了同学们来上课的时候气呼呼的再瞪人一眼快速跑出班门。

在校园里乱转等到快上课了才回到教室,一进门就发现中万钧正吃着一个饼干,呈饼干的是一个黑色的盒子,看了半天才发现那盒的正是断伯伯的那个试验品,惊恐的跑到中万钧的面前指着他手中之物道[中…中同学…那个盒子里的东西…]面前的中万钧抬起头看看我又看了看桌上的盒子[很好吃的饼干,这是你的?我不知道,刚雷婷给我的]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露出无害的微笑[人家就是看那个饼干很好看想知道在哪里能买到啦!]中万钧点点头在睡下的前一秒说道[问雷婷]

见人睡下转身冲出教室向着校园福利社进发,[断伯伯~断伯伯~那个黑色的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啊?]着急的冲着断肠人问道,断肠人听后慢悠悠的拿出另一个黑盒子反问我[看见那人吃了?吃完第一个看的是谁?]被断肠人问的有些无厘头只好认真回答[嗯…但是不小心被中同学吃掉了…吃完我就喊他了,可是他已经吃完了…]断肠人差点笑出声来[裘球小朋友不要着急~这东西可是断伯伯我很辛苦才仿制出的来自其他时空用来修复兄妹感情的好物,啊 天王妹力饼~吃下它的人会把第一眼看见的人当成自己的妹妹来疼爱怎么样?是不是很适合你?]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异常兴奋的断肠人伯伯,可是人家并不想当中同学的妹妹啊![而且啊你拿到的还是金时空这第一份,虽然是实验品,但也一定有用的,可惜我连它的名字都还没起…呀!对了既然你是第一份实验品的拥有者不如它就叫裘球球球妹力饼,怎么样?这名字是不是够炫酷!]无奈的听着断肠人伯伯讲述妹力饼就被身后的脚步声吸引,转身看见中万钧站在不远处,那只是上一秒的事,而下一秒他已站定在我面前扣住我右手手腕道[下次出来记得告诉我,找不到你我会担心]见证这人态度的转变心中却闪过一丝落寞[原来我为你付出的努力所能换来的回报还不及这妹力饼所带来的功效…]垂下头自言自语着

面前的人蹲下身关心到[怎么了?]摇摇头示意没事,被人扣住的手腕不由一紧,[我不允许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告诉我怎么了]不敢直视人的眼睛想含糊的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我就是刚才着急跑来找断肠人伯伯跑太快了啦…现在有点累了想睡觉]面前人没有多少什么,开心的以为已经成功蒙混过去的下一秒,双脚已然腾空,身体被人打横抱起,[中…中万钧?]诧异的看着人的动作,有点太过亲密了吧…[既然你累了,我抱你回去]说罢向一脸奸笑的断肠人道了谢往班里走,想要挣扎着逃走却又不舍得失去这得静静的盯着人的侧颜,那人察觉到[这么喜欢看哥哥的侧脸?等回班里你随便看]被人的话语敲击着心脏,双颊不由微微泛红,若是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或许我就没有遗憾了…

——————分割线——————

#裘球球球妹力饼•二#
#中万钧_#

/马上就要开始上国文课,随手摊开课本,依旧困倦地听着耳机撑着手肘准备入睡,手臂被轻撞了撞,睁眼歪头看着拿着一个黑盒子的雷婷发问/这什么?
/眼前的人耸了耸肩,又将盒子往自己这边递了递/好像是吃的吧,是放在我沙发上的,不知道哪来的啦。
/没去看那盒子,反而往雷婷身后扫了眼被她挡住半个的汪大东的身影。吃的?谁会没事送雷婷吃的,汪大东?/谁送你的?
喂,都说了我不知道,你不要再问咯,很烦耶,我懒得解释,快上课我要回去了,你赶快把它当早餐吃掉听见没有!/懒病没药医的她果然两三句问话就容易感到不耐烦,没等自己再开口,就将盒子塞过来转身回去了,不过认真琢磨她的话也能知道她特有的一丝关心/

/最终盒子还是到了自己这里,无奈看了一眼被硬塞进自己手里的盒子,双手一错将其打开,看着盒子里躺着的心状的饼干皱了皱眉,再望了一眼坐回沙发上正翻着杂志、一脸毫不关心的雷婷,消了疑惑看回饼干拣起来嗅了嗅倒是还不错,算了,吃掉就睡觉,这么想着刚将饼干往嘴里一丢,抬眼就看到裘球跑到自己面前指着盒子一脸惊恐,这个反应好像似曾见过...上次汪大东把那个谁的布丁吃掉的时候,好像那个谁的表情也是这样的,不会我也无意间吃了人家的东西了吧?
看了看盒子听人小心地发问只好有些尴尬地跟人解释/饼干...很好吃,这是你的?
/见人露出一贯无害的微笑表示只是想知道哪里能买到这种饼干,暗暗松了一口气也没多想就告诉她该去问雷婷,饼干也吃完,刚靠上桌子闭眼没几秒就感觉心脏怪怪的好像被什么击中一样,突然想到自己刚刚闭眼时从门口远去的脚步声,一种熟悉的感觉迫使自己抬起头来认真扫视整个班级,她人呢?直到目光锁定那个空位置和没在班里的人才突然站起身来不复睡意,只跟正以眼神向自己询问的雷婷简单交待一句就直接追出教室/

/直到寻到福利社外面的空地终于看到那个人正在福利社里才舒一口气,在人转身看见自己之时启步瞬移,下一秒就已站定在她面前抬手握住她右手手腕,一脸认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下次出来记得告诉我,找不到你我会担心。
细心注意到人突然眼中闪过的落寞,不易听清她垂下头的自言自语,蹲下身抬头望着她眼眸询问,得到显然是隐瞒的摇头没事回答,不禁又握了握她的手腕/
我不允许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告诉我怎么了。
/见人眼神飘忽扯什么有的没的理由,心中不满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没再询问直接将她抱起用她的刚说的话堵住她,好让她自己反省对哥哥的隐瞒是不对的/
是喔,那既然你累了,我抱你回去。
还有,要叫哥哥。/走了几步感觉怀中人异常地乖巧,瞥了眼人傻傻盯着自己的样子心情晴朗了多,不禁凑过去勾唇出声打趣她直到她面颊发红/
是有这么喜欢看哥哥?

...现在再看天已经晚了。

闭眼也晚了。

所以球儿还是继续看我好了。

——————分割线——————

#糖?刀子?请自行理解
#裘球球球妹力饼-[3]
#裘球_

当最后一抹斜阳完全被遮盖入黑暗,今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收拾好东西准备从打工的地方回家,打开背包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一通未接来电和短信,电话是妈妈打的,而短信是灵龙打开通知事情的,虽说莫名其妙被当成了妹妹,但哥哥什么的…果然还是会很奇怪。或许是我不论在哪里都不重要吧…即使不管怎么做他最终对我也只能有亲情没有爱情。

失落的将手机放进包中,突然被腹中的饥饿感打断思路,走到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个三明治充饥,拐进离家不远的小巷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黑衣的男人,看不清面孔,想起最近妈妈常提醒道最近家附近总是出现不要命的小流氓会欺负大晚上一个人的女孩,内心的警觉在一瞬间开启,神隐喵喵爪已准备就绪,装作没有看见那人继续向家的方向走,边走边在心里想着,快了快了,只要安全到家就可以了。

走路的步子不觉加快,在快要路过那人时却被人一闪身拦在了面前,凝聚异能只一瞬神隐喵喵爪已伸长猫爪向人攻击过去,那人一闪身便躲过攻击猫爪收回的瞬间被人侧身一把钳制住,立即用另一只手向人发出第二次攻击,相同的路数这时两手都被人牵制住,内心大叫不好,这人能躲过我的攻击一定是拥有异能的人,而且战力指数还不低。

思考间已被人逼近身体,想挣扎却完全无法动弹,眼中眸光一转抬脚想要攻击人要害却被人一把搂入怀中,那人在耳边低声道[我说过,你要去哪里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会担心你]一瞬间的心跳加速,泪水侵占眼眶盛满溢出,被人搂在怀中嗅着人身上细碎的味道低声抽泣,那人抚着我的发安慰着[我就是担心,所以在这里等你回来]抽泣着抬眸看人[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那人摇摇头[如果是我亲眼看到你安全,我才相信]

双手环住人腰将脸埋入人胸膛呢喃着[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难道我真的无法得到我想要的爱吗?中万钧…我做不到…做不到把你当成哥哥看待,但是却只有继续扮演妹妹的角色才能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从你第一次拒绝我,我从来都做不到放弃你,从你出现在终极一班,我相信的心已经被你带走了,虽然能继续待在你身边很开心,但我做不到装作对你只是亲情的爱,我对你,不会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和依赖,而是你对她的那种坚持不懈,或许我真的做不到吧…我会向现实妥协,但我不会放弃,如果是妹妹的话就可以霸占哥哥了吧?]推开人的怀抱抬头直视人的眼睛大声道[哥哥~你只能是球儿一个人的哦~因为球儿很爱你啊~]冲着人嫣然一笑转身跑到家门口打开门,在关门的前一刻对着那人道[球儿最爱的哥哥~晚安咯~哥哥的爱球儿也感受到了哦~]

中万钧…我爱你…是那种无法替代的感觉,放弃…我做不到!

END